胡雪岩的事业迅速发展,与当时官府势力是密不可分。他所做的蚕丝、茶叶、军火生意所投入的资金达二千万两白银,这些资金都没有投资于相当稳定的实业,而全部用于金融流通事业,发展固然迅猛,但同样潜伏着失败的巨大风险。开药店既稳妥而又不易亏损倒闭,又能行善扬名,于是经过深思熟虑,下决心投资十八万两白银,开一家气势恢宏、独步江南的胡庆余堂雪记药号。

“庆余堂”金字招牌叫哪位著名书法家来写好?胡雪岩竟然想起了秦桧。

杭州城里提起秦桧,无人不晓。他是南宋陷害抗金名将岳飞的第一个奸臣。结果被后人铸成铁身,反剪双手,跪于岳飞墓前。有诗曰:“白铁无辜铸佞臣,青山有幸埋忠骨”。不过秦桧品德虽然不好,却是一个大书法家。胡雪岩将原来秦相府的“余庆堂”手迹倒过来为“庆余堂”所用,除了欣赏秦桧的字外,还隐含从反面利用秦桧的“名人效应”的因素,也可以说是胡雪岩得意的一则广告创意。

同治十三年(1874年),胡雪岩在杭州直吉祥巷平阳里设立胡庆余堂雪记药号筹备处。他邀集众多名医,中药界人士,建筑匠师共同商讨药店的建立以及经营方针。

胡雪岩提出:我将开药店看作是一种善举。为了打响“庆余堂”这块牌子,可以不惜一切代价。胡雪岩虽不是中药行家,但他善于听取行家意见。

驴皮胶是百姓喜爱的传统补品。早年最好的驴皮胶是产于山东东阿县。他们是用一口叫阿井的井水熬成驴皮胶,成为全国闻名的补品。行家建议,我们可以利用西湖淡水煎制驴皮胶,质量可以超过北方阿胶。驴皮胶性热,民间认为煎制后必须存放三年,让其慢慢退火才能出售。胡雪岩听了行家建议,决定于光绪二年(1876年)先在涌金门买地十余亩建造胶厂,利用西湖水漂洗驴皮,煎制驴皮胶。西湖水原本是群山汇聚之泉水,水质甘醇,是生产驴皮胶的理想净水。

胶厂建成后,胡雪岩叫人在涌金门湖边打下排排水桩,搭起又长又阔的跳板,每天雇用数十名工人,穿上号衣,挑起担桶,排成长队来湖边挑水。吆喝之声,不绝于耳,声势之大颇惹市民注目。这样市民都知道了,胡庆余堂的驴皮胶是用西湖水熬制的。这对杭州人来说显得特别亲切,美不美,家乡水;而对外地人来说,也不乏吸引力:杭州佛地,西湖净水。使人们产生美好的遐想。于是胡庆余堂的驴皮胶很快驰名江南,年销以万斤计,成为胡庆余堂的著名产品。

胡雪岩在用西湖水熬制驴皮胶的同时,还在钱塘门外建起铲皮漂皮工场。他规定从北方采来的大批驴皮在铲去毛肉之后,用大石块压于钱塘门旁水闸下面用西湖水漂洗。

当年,漂净的驴皮晒干成件,络绎不绝地从钱塘门外用船载运到涌金门胶厂上岸,成了西湖上的一个奇特景观。按当时官府规定,西湖里只准行驶用浆划的小船不准用篙撑驶的大船,而胡庆余堂却得到官府特许。每当运驴皮时,一艘古色古香的平底大船,两边是朱漆栏杆,船头迎风飘着“胡庆余堂”的大旗,犹如一艘官船行驶于西湖上,甚是气派。

同治十三年(1874年)胡雪岩特邀京、杭两地著名建筑匠师尹芝、魏实甫等人,共同商讨要建造一座别具一格的徽派古建筑药铺。地点择在商业繁华的河坊街,以及上吴山进香农民必经之路的大井巷。图样拟定以后,胡雪岩十分满意。决定出资十八万两银子建造店屋。他认为:要打响牌子,除了货真价实,服务优良外,建造一座有气派,有号召性的大药铺十分重要。

按照常规,店铺营业店堂应与顾客直接见面,但精明干练的胡雪岩却不这样想,而是独辟蹊径。大门筑起“神农式”青砖高墙,一进门,跃然入目是四个金光灿灿的镏金大字:“进内交易”,近看字字凹进,远看个个凸出,不愧是能工巧匠之作。整个店铺宛如一只仙鹤匐伏在吴山脚下,进大门经过“鹤首”门庭拐角拾级而上,转入“鹤颈”长廊,抬头仰望八角石洞门上青砖雕出“高入云”三字,犹如登入仙境,右侧壁挂上了38块药品介绍,使人顿感这是一家豪华药铺。长廊末端有座四角亭,四周挂着古色古香宫灯,梁上浮雕众多人物花卉,神态栩栩如生。亭子下面安有“美人靠”供顾客小憩。走进右侧二大门豁然开朗,一座金碧辉煌的营业店堂呈现眼前。门上高悬“药局”横匾。这意味着继承了南宋时的官方制药机构——太平惠民和剂药局。凭着红顶商人胡雪岩的特殊地位,经过清政府默许,才挂上这块全国绝无仅有的“药局”匾额,也可称作“胡庆余堂药局”。太平惠民和剂药局所载的许多传统药品,由胡庆余堂继续生产。如紫雪丹、牛黄至宝丹、牛黄清心丸、黑锡丹、苏合香丸等。

二大门背面,上刻“是乃仁术”四字,这是他的开店宗旨,意思是药业是普济众生的事业。

在店堂正中挂有“庆云在霄甘露被野”“余粮访禹本草师农”及“益寿引年长生集庆”“兼收并蓄待用有余”。

对联字体刚劲有力,还把“庆余”两字妙用在两幅对联的首尾。旁则又有“七闽奇珍古称天宝”“元霜捣臼玉杵奇功”对联,说明名药的艰辛采集和精细加工的过程。

店堂内外各种招牌、楹联、匾额50多块都挂向外面,给顾客看的。唯有一块“戒欺”匾是朝向里面帐房间挂的。胡雪岩亲自跋文:“凡百贸易,均着不得欺字,药业关系性命,尤为万不可欺。余存心济世,誓不以劣品弋取厚利,惟愿诸君心余之心。采办务真、修制务精,不至欺予以欺世人,是则造福冥冥。谓诸君之善为余谋也可。谓诸君之善自为谋也亦可。”

“采办务真”,就是原料要精选道地药材。胡雪岩规定要到全国各地坐庄办货。如到陕西办当归、党参、黄芪;到四川办杜仲、川贝、黄连;到东北去办人参、虎骨、鹿茸等。

“修制务精”。胡雪岩不惜工本,花巨资铸成金铲银锅。一只金铲用了黄金138克,一只银锅用了白银1835克。目的是要求员工制造一切药品必须精工细作,讲究质量。如制辟瘟丹要戒斋沐浴;炮制大黄要九蒸九晒。在开店之初,店堂内就设有一只大香炉,平时供顾客点吸旱烟,如顾客发现不满意药品,可随手丢入香炉焚毁,另配满意的药品回去,在这种“质量第一”“顾客至上”的经营思想影响下,胡庆余堂树立了良好的经营作风。如生产人参鳖甲煎丸,制造部门早一天就办来数百斤甲鱼放入缸内,次日一早动手宰杀,每次总有好几只甲鱼在缸底被压死,头儿指出要把死甲鱼一一挑出,绝不能投料,这是胡大先生规定的。

光绪四年(1978年),胡庆余堂雪记药号在吴山脚下正式开张。在高大的石库墙门上,题上“庆余堂”金光熠熠三个大字,远近百姓闻讯纷至沓来,盛况非凡。

顾客买好药后,又可进内看鹿。当时杭城还没有动物园,药铺里面有一鹿园,养鹿五十余只,很值得一观。走出药铺在出口处八角门上,刻有“乃眷”两字。“乃”是虚字,“眷”者恋也。意思是走进药铺买药或游览之顾客,出门之后有留恋忘返之感。